杨家寨的嬗变——木果镇杨家寨村脱贫攻坚侧记

2019-09-05 10:12 来源:中国hg206602017下载|免费注册网-乌蒙新报 【字体大小】:

黄旭

(接上期)

正是基于这样的发展理念,杨家寨村在逆境中总算一路走了出来,虽然不是那么顺风顺水,但却让百姓打消了那些曾经的质疑,放下了那份曾经的担忧。

挑战困难是最能检验团队战斗力的试金石,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杨家寨村的每一个干部都在用辛酸与汗水坚守着自己的那一块阵地。通过夜以继日的奋战,整村推进的成绩和事实,再次证明了团队的战斗力的确与领导者的性别无关,而是基于团队能用什么样的理念和凝聚力来激活自身内部的动力。

印象杨家寨

黄玫原本不是杨家寨人,因同步小康驻村工作进入杨家寨后又结婚嫁到杨家寨,才让她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杨家寨人。在她的印象中,杨家寨是一个没有通组路的村庄,村民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泥土里,除了一条与外界连通的沙石公路外,人们行走的便道都是土路。到了雨水季节,走在路上稍有不慎就会摔个四脚朝天。村民们的住房大多为木结构,房顶盖着青瓦,每当雷雨季节来临,总是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,由于担心雨水湿了粮食,村民们就用脸盆到楼上接雨,雨滴敲打在盆子里,叮叮咚咚的声音让人多了几分忧愁与无赖。

杨家寨村一组和十组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七股水,这个地方山清水秀,就是种地太远,单程要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。由于种地较远,男孩子找对象时总会遭到女方嫌弃。那时候杨家寨村结婚的俗语叫做带媳妇,由于生活条件不好,没有钱娶媳妇,多数青年男子便只得到花场(过年过节唱山歌的地方)上去唱山歌,如果从山歌中听出女方对自己有好感,男方便伙同同伴一起把女方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拉回家,邻居们看见青年男子带媳妇回家了就互相转告:“谁谁谁家带媳妇回来了”,消息一传开,邻里乡亲的青年们就会买来鞭炮、啤酒、饮料前来庆贺,一阵阵鞭炮放响之后,女方由于顾忌名声,就这样不回去了,糊里糊涂地成了别人的新娘,由于缺乏法律意识,很多被“带回来”的女性只得认命,认为这就是所谓的缘分。那时候的杨家寨由于农业生产路途遥远,加之耕作技术的落后,大多数村民常常很早出现断粮现象,加之没有其他的收入,村民们只得到条件稍好一些的亲戚朋友家借粮度日。因第二年要还粮食,还了粮食又要再借,缺粮的恶性循环仿佛成了人们无法摆脱的宿命。

到了后来,杨家寨村煤炭资源得到了开发,村民们开始从单纯的粮农向采煤工人过渡,由于煤炭的大量外运,村民们的生活条件才开始慢慢好转起来。但是,煤炭资源是有限的,过渡的私挖滥采不但导致了环境污染十分严重,村民之间也时常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争得不可开交,甚至流血事件时有发生。随着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,杨家寨村煤矿也纷纷停产,才火了几年的村民们的经济收入又再度陷入了困境。那时,除了挖煤和种地,大部分村民几乎没有了其他的生产技能和特长,导致全村出现了大量的剩余劳动力,加之又没有称心如意的事情可做,部分村民便开始游手好闲,聚众饮酒,只要偶尔经过村口路边的小卖部,风华正茂的醉汉便随处可见。喝了酒后,他们高兴了就叫你一声哥们儿,不高兴了就满寨子骂骂咧咧的,醉得严重的便随地而睡。因此,村寨里吵架、打架等事情随之也时常发生,只有靠寨子里德高望众的族长和有点匪气的少数人才能给他们讲“规矩”。

杨家寨有着得天独厚的水资源,早在建国初期就建有水能发电站,可以说,那时的杨家寨村是整个木果最先通电的地方。木果镇政府(当时木果乡)和水矿集团那罗寨煤矿相毗邻,那个年代矿区工人就是“香饽饽”。而在农村,那时候村民的精神生活非常简单,每到傍晚,上了年纪的村民总会聚到一起吸着“老巴斗”(叶子烟烟杆),少不更事的儿童只得听老年人“吹瞌子”(吹牛),年轻力壮的青年则是漫无目的到那罗矿去闲逛,回来之后就是一脸的羡艳之情。因为七股水的缘故,两岸历来就有种植稻谷的习惯,虽然不多,但能吃上大米绝对是稀奇的。可以说水给杨家寨村带来了无限的乐趣,由于没有工业污染,七股水的河里鱼也特别多,想吃鱼了,只要用竹竿削尖,向水里漂白的鱼背猛刺去,一条大鱼就是你的了,把鱼做成汤,那个味你就别提多美了。

后来,由于污染,这种味道,便成了一种记忆。

(未完待续)

以上作品

由钟山区文联提供